首页 >党建工作 >党风廉政
王惺园·家训
作者:魏葳   部门:新能源技术研究所   时间:2018-09-18   浏览次数:538

    王惺园(王杰),字伟人,号惺园,陕藉韩城。

    乾隆二十六年,中状元。嘉庆新皇登基,下诏,将权倾朝野之和珅下狱,命铁血吏王惺园主审。惺园领命,细思极恐!慨然赴死。

    和绅贪腐,数额之巨,惊世骇俗,腐可敌国!天下童谣皆曰:“和珅倒,嘉庆饱!”

    惺园行刑,一条白绢,和珅吊梁!

    嘉庆十年(1805年),惺元病逝北京。嘉庆帝治祭文,入祀贤良祠。祠联为:“文见长,清风两袖,不畏权贵;端品高,言道一身,敢斥恶邪!”

    若能如斯,何愁政通人和?

    王惺园《家训》现存于韩城文庙。即王惺园手写之《新安文公朱夫子家训》。

    碑位于文庙第一大院西侧致斋所背墙中央,碑面为正方形,边长60cm。该碑书体端庄秀雅,书写于清乾隆二十六年(1761年)。

    碑文如下:

    黎明即起,洒扫庭除,要内外整洁,既昏便息,关锁门户,必亲自检点。一粥一羹,当思来处不易;半丝半缕,恒念物力维艰。宜未雨而绸缪,毋临渴而掘井。自奉必须俭约,宴客切勿流连。器具质而洁,瓦缶胜美玉;饮食约而精,园蔬愈珍馐。勿营华屋,勿谋良田。三姑六婆,实淫盗之媒;婢美妾娇,非闺房之福。奴仆勿用俊美,妻妾切忌艳妆。祖宗虽远,祭祀不可或忽;子孙虽愚,经书不可不读。居身务期质朴,教子要有义方。莫贪意外之财,勿饮过量之酒。与肩挑贸易,毋占便宜;见贫苦亲邻,须多温恤。刻薄成家,理无久享;伦常乖舛,立见消亡。兄弟叔侄,须分多润寡;长幼内外,宜法肃辞严。听妇言,乖骨肉,岂是丈夫;重资财,薄父母,不成人子。嫁女择佳婿,毋索重聘;娶媳求淑女,勿计厚奁。见富贵而生谄容者,最可耻;见贫穷而作骄态者,贱莫甚。居家诫争讼,讼则终凶;处世莫多言,言多必失。勿恃势力而凌逼孤寡,毋贪口腹而恣杀牲禽。乖僻自是,悔误必多;颓惰自甘,家园终替。狎昵恶少,久必受其累;屈志老成,急则可相依。轻听发言,安知非人之谮愬,当忍耐三思;因事相争,安知非我之不是,须平心暗想。施惠勿念,受恩莫忘。凡事当留馀地,得意不可再往。人有喜庆,不可生妒忌心;人有祸患,不可生欣幸心。善欲人见,不是真善;恶恐人知,便是大恶。见色而起淫念,报在妻女;匿怨而施暗箭,祸延子孙。家门和顺,虽饔飧不济,亦有馀欢;国课早完,即囊橐(tuó)无余,可称至乐。读书志在圣贤,为官心存君国。守分安命,顺时听天。为人若此,庶乎近焉。

    此文读来,让人如沐春风,如淋甘露!

    文字清新,通俗易懂,朗朗上口,平白如语。

    上则为官为宦,下则为人为民。

    事无巨细,叮咛再三。

    心细如针,密线无隙,经天纬地,篱笆如墙!

    光明正大,清廉洁净,常思百姓之疾苦,不忘忠君而爱国。思维之缜密,告诫之中肯,前无去者,后无来人!

    文虽高雅,并不艰涩,如母如父,如兄如姐,教诲恳谈,情意绵绵!

  《新安文公朱夫子家训》此文作者为大儒朱熹,王惺园手书为自己的传家之训,这表明他高度认可这篇《家训》,并要求自己的家人和后人,作为传家之宝,世代薪火,并刻为碑文,醒世传世!

    我们今天读来,亦如醍醐灌顶!

    这已不是文言文了,如此平白直述,通俗易懂,不必再写译文,故原文呈上,以示敬畏。

    如果我们的党员干部,能够将这篇家训,手书,时时诵读,日日领悟,身体力行,刻记于心,行必果,言必信。何愁政治清明,国泰民安?

    谨以此文共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