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企业文化 >员工生活
散文:家
作者:杨璐璐   部门:华州分公司   时间:2021-02-23   浏览次数:134



    四季中我最喜爱是春天,它代表着新的开始和希望,且还有一个中国人重要的传统节日——春节。每年春节前夕,新闻联播一般是这样播报:今天是腊月廿六,全国火车站、汽车站客流量突破八千万人次……”,有啥没啥,回家过年,已然在中国人的潜意识里扎根。

    小时候喜爱春节是因为家里经济拮据,平时省吃俭用过日子,过年的时候才可以穿新衣服。腊月初妈妈会带着我和妹妹挨个儿商铺的逛,要货比三家,才能买到喜欢又实惠的衣服。回家后就迫不及待的拿出来,忍不住要穿上在屋里臭美,妈妈怕把衣服穿脏穿旧没有气了,总是严防死守,说:别着急,到过年再穿,年一定要穿衣。等到年三十儿晚上才把新衣服取出来放在床头,而我是一定要看着新衣服才肯睡觉的,初一迫不及待穿上,马上就跑东家串西家拜年,显摆显摆漂亮的新衣服。至于春节里收到的压岁钱还没捂热就被妈妈一句小孩子拿钱不安全,妈先替你存着拿走了,拿着自己私下藏起来的几毛钱去买包辣条,和小伙伴们分享着吃完,即使不卫生也感觉吃着这世界上最好的美味。

    如今喜爱春节,是因为它代表着长长的假期,可以回家去看看这世界上对我最重要的人-爸爸妈妈。离家求学、参加工作、建立小家以后,与父母相聚的时间一年比一年少,分开的日子却一年比一年长。十二月初妈妈就打电话来,兴奋地计划着春节如何如何过,甚至准备炒什么菜都想好了。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,随着一月初河北石家庄疫情的局部反弹,警钟敲响,国家及时出台了相应政策,建议就地过年,非必要不返乡。过年的工作已提前计划完成,我在犹豫要不要回家过春节呢。

    古稀老人张伯礼院士带着医疗队支援河北疫情了,各省相继派出医疗队和流调队驰援河北。渭南市也派队支援,队里有位年轻的共产党员——流调队骨干许璐璐同志,她的女儿才1岁多,而她义无反顾走向充满风险的抗疫前沿。我也是一名母亲,特别能体会到离开孩子的远行的不舍,反复考量决定还是不回家过春节了。

    就地过年是一个普通人在国家处于疫情时期该有的义务担当。作为一名普通人,我不能像那些白衣天使一样迎难而上,救死扶伤,不能像那些人民警察,不畏严寒,坚守岗位,护一方安康,但我可以就地过年,不随意走动,不给国家增添麻烦。时光终不负你我,总有一天你我都会幸福团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