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企业文化 >员工生活
作者:刘琛   部门:华州分公司   时间:2020-11-16   浏览次数:340



    最近暮色降临的更早一些,天气也愈加寒冷,套上许久未动的秋衣秋裤,裹紧了我的小棉被,想着这么冷的天是不是缺些什么东西。到底是什么呢?思索了半天,突然回过神来,大腿一拍,对咯,是雪。自古以来,雪一直是和冷和冬天这几个字绑定在一起的,在我们北方大地,要是冬天没有一场大雪,那过年的炮仗也都像受潮了一样,不怎么响了,筷子上的饺子也没有那味了。

    说到雪,自我记事来,大多都是一觉起来,青砖白瓦,枯草野树呼的消失了,只余了一片纯粹的白世界。入睡前万籁俱寂只听得邻家几声沉沉的狗吠,悠长。随着整个人没入温暖的被窝,声音逐渐模糊。大早起来母亲一边生着炉子一边喊我起来看雪。那时候,不知为何,我们这群小孩总是充满活力,几众小破孩聚在一起,堆雪人,不存在的,那是在学校里面规规矩矩玩的游戏。我们追求的是“你死我活”的战争,几人分为两派,各自选一片雪量丰富的矿地,照着对面那群人的脸上,身上,头上,开火!哈哈哈,几番交火,本是农忙用的麦场也逐渐凌乱起来,撒满雪的麦秆堆也少不了遭殃。战后,各自吹嘘着己方的胜利。小孩们互相挑衅着,叫骂着,笑着,一群人看着这麦秆,有了新主意并达到了共识。玩闹许久,腹里也略有饿意,离得近的娃儿从家里顺来了红薯和火柴,又从旁边准备建房的邻居家摞好的砖堆上取来几块。简易的灶台,粗糙的食物,魔鬼般的烹饪手法。就这样,大家还是眼巴巴的焦急等待、垂涎欲滴的望着,几个小脑袋不停的往前凑,询问着稍年长一些的掌厨人,好了没,好了没。当然,掌厨的自然也是自以为熟练老道的来一句,再等一下,火候没到。然后,我们争抢着几乎成焦炭的烤红薯,烫的在两个手里轮番扔着,嘴里吱哩哇啦乱叫,不管抹的黑漆漆的脸,嗯,真香。进食完毕,毁了刚修好的灶台,灭了火,老规矩,自然也要是在火上撒上一泡童子尿,才放心离去。碰到另一群人用雪球挑衅,再寻得一处雪量充足的大坡,不回家了,继续疯。

    年幼时,精力源源不断的那群孩子此时都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淹没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,脸上的笑容似乎更加刻意。不知会不会有人像我一样,在某个无聊的夜晚,裹着小棉被,思绪被拉回那个冬天。那群可爱的,吵闹的小孩们就这样在我的脑海里闹腾着,我就静静的看着他们欢笑,看着他们上下翻滚着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