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企业文化 >员工生活
那些年的老师们
作者:谭建彬   部门:华州分公司   时间:2020-11-03   浏览次数:323


    合阳有一条沟叫金水沟,在合阳人心中,如果没有金水沟,也就少了一份寄托和念想。一次不经意间发现公众号《金水文学》,几乎都是遍布各地的合阳人写的文章,这勾起了我浓浓的家乡情怀,便不假思索点了关注。最近看到一篇《游学二十载忆先生》的文章,作者回忆了他求学时光及遇到的一个个老师,不禁让我也想起那些年的老师们。

    我上小学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,小学离我家大概就是两百米,记忆里曾有一两年,农村学校还是派饭制,那个时候学校没有食堂,老师们轮流在学生家吃饭。家长见到老师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娃交给你了,你放心管,喔怂不听话了你就打。”所以感觉小时候的老师都很厉害,我们都是非常怕老师的。记得上小学三年级教数学的习老师,是一位严厉的女老师,我因为调皮没少被打手。每当作业没做完,为了避免挨打我就会千方百计想理由。比如:煤油灯倒了,作业本被烧了;作业本晚上被老鼠给咬碎了;上学路上作业本掉到涝池里了......。无奈老师明察秋毫,手还是被打了。老师虽然严厉但同样对学生也很疼爱。那时农村学校设施非常简陋,教室都是二三十年的厦子房,一到冬天四处漏风、没有任何取暖措施,学生们手冻的都握不住笔。习老师怕我们手冻坏了,就说:“天冷你们不用写字,手揣起来认真听就行了。”而老师在黑板上写的字照样一笔一划、工整漂亮,不受丝毫影响。

    1995年进入初中就开始住校了,每周日下午,背上一包馍,装上一罐头瓶油泼辣子,一罐头瓶菜,够三天吃的去学校。一直没有离开过家,开始非常不习惯,常常会想家,想到父母的辛劳、不易,渐渐地有了认真学习的心思。教数学的王老师是学校教研组组长,他上课从来不带课本,所有内容都了然于心,娓娓道来又声情并茂,至今都记得他给我们讲:韩信点兵。说那么多兵,韩信能通过队形变换很快说出队伍人数,是个杰出的数学人才。他讲的津津有味,激动时甚至会把鞋一脱,直接坐课桌上讲,浑然忘我甚是可爱。校长是我们的化学老师,记得他的板书非常漂亮,字迹排列十分工整。一次考试中有一道化学计算题,两个班的同学只有我一个人做对了,发试卷前老师专门在全班同学面前说了此事,这事老师可能早就忘了,但对我来说却给我带来了莫大的自信和鼓舞,激励了我很久很久。初三那一年,从没拿过奖状的我拿到了学校发的全优生喜报,母亲高兴地把他贴在墙上,逢人就说,我学习更有劲头了。

    1998年进入高中,那时中专已经没落了,我们的校长同时也是我们的化学老师告诉我们不要考中专了,叫我们考高中。那时中考录取率非常的低,高中全县就录取800名。进入高中后一级三个班,每班50人。高中生活现在想来也是很辛苦的,高一、高二两年就要把高中三年的课程全部学完,高三一年就是复习、不停的考试。教化学的肖老师,一个人带三个班的化学课,累的腰椎间盘凸出,常常讲一讲课就趴在课桌上,听说也是趴着备课,从没有因个人原因影响上课。数学老师周老师善于总结小规律、小窍门。他曾说,如果你在考试中做一道选择题,一分钟之内做不出来,说明你的思路错了,马上要调整思路、方法。这句话在以后的学习、工作中对我启发很大。

    2001年迎来高考,那时候是在高考分数出来之前就填志愿,网络还不发达,在农村高中就没见过电脑,父母都是农村人,对报志愿也帮不上忙,我们依靠的就是学校发的一本书,书上有各个高校近三年的最高和最低录取分数。对专业也不懂,那个时候看专业的时候,看到土木工程系,茫然不知,凭着自己的想法填完了志愿,最后不忘听老师话添一句“服从分配”,那时想法非常简单,能考上本科,啥专业都行。最后被调配到化学专业。我们学校高考成绩那一年还是非常好的,全县文科第一名就是我们学校的,班上考上浙大、北航、西工大有好几个。据老师说,我们学校那年的高考在全市76所普通高中录取率是第一名。对于一个农村高中,这是非常好的成绩了。那年陕西的高考实行的是标准分,理科二本线是540分,我高考成绩是555分,如愿上了大学。

    大学时光相对宽松许多,主要在自律。印象最深的就是写毕业论文,自己选择老师做导师指导自己写论文。我选的指导老师是我们系的实验室主任甄老师,老师对我非常信任,把实验室及库房的钥匙都交给我,做实验需要什么药品、试剂、器皿都是自己拿。之前虽然没有深入接触过,但老师很耐心细致,每次找他,都能及时的给与支持和帮助。那年我的论文被评为院级优秀论文,颁发了证书和奖励。现在经常在学校的官网上查一查他的动态,也许这就是一种思念吧。

    我的老师许多是农村教师,有的还是民办教师,学历没有多高,但他们对学生、对自己职业的爱都是发自内心的。非常庆幸十几年的求学生涯能遇到他们,感谢每一位老师,感恩求学之路你们的教导。